> 環保 >

探索運用“互聯網+”解決垃圾分類難題

時間:2019-06-12 16:43:27       來源:經濟參考報

一直處于無序狀態的城市廢品回收,在互聯網技術的加持下正變得更加高效、規范和透明:在前端,通過APP積分兌換等有效手段激勵居民主動參與垃圾分類;在中端,廢品品類、數量、地點分布被實時監控;在后端,垃圾流向及資源化利用等信息一目了然。

運用“互聯網+”推動垃圾分類回收的治理體系,目前正在我國各大城市迅速展開。互聯網最大的優勢在于,它能有效地解決信息不對稱的問題,實現線上信息流和線下物流的統一。更重要的是,互聯網還改變了整個廢品回收產業的生態,未來廢品回收不再是簡單的交易,而是升級成為一種社會服務。

銀川:垃圾“去哪兒”信息可追溯

近幾年,隨著互聯網開始進入資源垃圾回收行業,散落在居民手中的更多資源垃圾得以更加高效、智能地回收。作為全國首批城市生活垃圾分類示范城市,寧夏銀川市從2016年開始在全市探索預約上門回收、垃圾兌換積分等“互聯網+垃圾回收”新模式,在方便和激勵了居民參與資源垃圾回收的同時,也推動了傳統廢品回收市場的轉型升級和垃圾分類工作的實施。

賣廢品像網約車一樣方便

掏出手機,打開微信小程序,一鍵下單,半小時內就有回收師傅上門回收廢舊物品。“互聯網時代,賣廢品像網約車一樣方便!”在寧夏回族自治區黨校工作的趙清濤感嘆道。

對于趙清濤這樣的上班族來說,處理平時辦公室里積攢的舊報紙、廢紙盒、過期雜志等廢品,是件令人頭疼的事情。“一周就能攢一大袋,重的時候有10公斤,以前都是自己搬下樓,扔到幾百米外的垃圾站。”他說。

自2016年開始,銀川市在全市推廣一款名為“物盡其用”的垃圾回收小程序,處理廢品對趙清濤來說省時省力多了。他只需要在手機里輸入地址和預約時間,就有回收人員上門服務,給廢品稱重后,手機掃一掃,收入直接打入他的微信零錢包。

“互聯網最大的優勢在于,它能有效解決信息不對稱的問題,實現線上信息流和線下物流的統一,提高回收效率。”負責小程序運營的杭州物盡其用信息科技公司經理黃毅說。

當然,“一鍵下單”模式并非適用于所有群體,比如老年人的接受程度就普遍差一些。對此,銀川市還在小區推廣了“定點投放兌換積分”模式,給居民創建二維碼專用賬戶,居民在指定收集點投放資源垃圾,就可以獲得相應的積分,并用來在小區超市兌換物品。

記者在銀川市未來城小區看到,小區超市里整整齊齊擺著七八個資源垃圾回收桶,貨架上的商品清楚地標注著相應的積分價格。居民韓學義投了2.65公斤的廢紙板,手機立馬收到了212積分的短信通知,他用攢的積分順便兌換了卷紙回去。“超市離家很近,扔垃圾還能換東西,方便又實惠。”他說。

互聯網技術帶動下的積分兌換模式,有效推動了垃圾回收的資源化和減量化進程。未來城小區物業辦公室負責人吳麗芳告訴記者,積分兌換能讓居民感受到資源垃圾有價值,激勵他們分類回收的積極性,小區3000多住戶中已有1600戶注冊了二維碼賬戶。“資源垃圾桶兩天就滿了,負責的公司會派人專門來收,少了亂翻垃圾桶的保潔人員,小區環境也干凈多了。”她說。

市場更高效更規范更透明

目前,銀川市生活垃圾資源利用率已經達到了25%,互聯網正在讓銀川市的資源垃圾回收市場變得更高效、規范和透明。

首先,通過訂單就近收取垃圾,不僅“速度”快“量”也大。據了解,物盡其用公司在銀川“收編”了200多名當地廢品回收人員,根據其活動范圍劃分街道片區,指派其在定點小區定期上門回收,如有“一鍵下單”系統也會將訂單派給距離用戶最近的回收人員。

“現在不用自己瞎轉悠了,平臺增加了我的業務量,每個月能比過去多回收100多公斤的廢品。”已在銀川從事三年多廢品回收的業務員仉明說。

其次,垃圾最后“去哪了”的信息可以追溯。記者在“物盡其用”系統后臺看到,廢品回收的品類、數量、地點分布及流向和資源化利用等信息一目了然,既方便了監管,也為城市生活垃圾減量率和資源利用率考核提供了翔實的數據。

更重要的是,相關人員擁有資質,使得行業更規范。銀川市市政管理局生活垃圾分類辦公室工作人員馬建華告訴記者,過去銀川市廢品回收市場處于無序發展的狀態,價格不透明、回收站臟亂、拾荒人員上門不安全等問題,給城市管理帶來很多麻煩。現在平臺通過對回收人員進行資質審核和星級評價,統一配發工作服裝和回收車輛,統一廢品交易定價、整合回收站等方式,促進了整個廢品回收市場向規范化、組織化、規模化發展。

“更深遠的意義在于,互聯網改變了整個廢品回收產業的生態,未來回收廢品不再是簡單的交易,而是升級為一種社會服務,回收人員的角色也將從街頭巷尾的‘破爛王’變為社區服務者。”黃毅說。

資源垃圾回收不能“單打獨斗”

當然,對于“互聯網+垃圾回收”這種新模式來說,在推廣過程中也面臨著居民積極性不足、管理難度大、企業運營成本高等問題。

記者在采訪中了解到,由于資源垃圾本身價值較低,無論是賣錢還是兌換積分,都屬于弱激勵。而且,一些老舊小區沒有條件配套設置積分兌換超市,居民只能參與定期在小區舉行的積分換物活動,可兌換的商品種類也不夠豐富,影響居民參與積分的可持續性。

馬建華認為,一方面居民習慣的培養需要一個過程,還需要持續加強宣傳和普及力度。另一方面,銀川市市政管理局還將探索開通線上積分兌換商城,改造街區普通超市增加積分兌換點等,進一步為居民提供便利。

“多頭管理”也在一定程度上影響著“互聯網+垃圾回收”。由于資源垃圾回收行業涉及環保、商務、工信等多個分管部門,各部門出臺的管理標準不同,企業在推廣回收新模式時也會遇到一些困難。比如回收車輛在進入一些小區時會被阻攔,投放的垃圾回收箱遭到破壞,一些已簽訂合同的小區物業將收集的資源垃圾私自售賣等。

此外,再生資源回收行業還普遍面臨著稅務問題。“資源垃圾回收本就是微利行業,加上多數垃圾都是從個人手中購買,缺乏增值稅發票,進而無法抵扣進項稅,導致企業稅負增加。”黃毅說。

業內人士建議,資源垃圾回收不能靠企業或某一部門“單打獨斗”,應由政府從高層統籌推進,協調好各方利益關系。同時,需進一步完善回收體系建設,優化稅收政策,進一步降低資源垃圾回收利用的物流和人力成本,引導社會資本積極參與。

廣州:垃圾分類有新玩法

業鏈條,都一定程度地促進了社區垃圾減量化和資源化利用。許浩說,92回收完成海珠區素社街4個“兩網銜接”板房和白云區1個“兩網銜接”板房升級改造,自2017年底運營至今,累計回收各類可回收物約549噸。據詹文哲介紹,廣船環保最先是在廣東輕工職業技術學院推行“互聯網+”垃圾分類,據測算,學生月均生活垃圾減量約97噸。

全產業鏈運營方式亟待形成

記者在實地走訪過程中同時發現,目前尚屬于探索階段的“互聯網+”垃圾分類、回收模式也面臨實際挑戰。

其一,提高居民垃圾分類意識依然是一個任重道遠的課題。盡管探索新的“互聯網+”模式,提升了部分居民垃圾分類意識,但居民長期參與的積極性仍有待進一步挖掘。

有居民說,當前紙張回收價格約五六毛錢一公斤,普通塑料瓶幾分錢一個,為了賣廢品專門在家中開辟空間存儲廢品,經濟動力實在微弱。相比之下,環衛工人定期到樓道、小區清理垃圾,還不如將廢品直接給到他們。

其二,部分企業長效化運營機制仍然處在探索之中。某“互聯網+”垃圾分類明星企業董事長涉嫌非法集資被立案調查后,其在部分城市運營的再生資源回收機處于暫停服務狀態,被居民質疑為回收垃圾的反而成了垃圾。

此外,目前各智能回收平臺運行水平也存在參差不齊的情況,且當前,廣州智能回收設備多是在樣板小區推行,樣板小區之外,如何找到一條市場化、可持續化的運營模式、路徑,仍有待探索。

從過往來看,城市垃圾分類不理想的根源在于碎片化、分類不管去向、回收無法處理、后端“散亂污”。推行智能垃圾回收設備,運用“互聯網+”的方法,一定程度上有助于解決前端分類難題。但即使只是解決前端分類難題,依然需要綜合施策,構建一個一站式、立體化、全場景垃圾分類綜合服務模式。

許浩等業內人士認為,對于企業來說,垃圾分類依然具有很大的市場前景。尤其在“互聯網+”時代,垃圾分類也可以有很多“新玩法”。比如,現有智能回收設備廠家運營能力相對較弱,但是可以通過與新零售相結合等方式,增加用戶黏性、提高使用頻次。此外,在應用場景上也可以做延伸,構建不僅適用于社區,同樣也適用于機關、寫字樓等的應用模式。

“政府將垃圾分類工作納入城市環境綜合服務體系,形成分類投放、分類收運、分類處理的全產業鏈項目包,并通過市場化、全產業鏈運營的方式,最終解決垃圾分類問題,這是我們期許的未來方向。”許浩說。

六十甲子单双公式规律